都市票务在线客服
首页 > 文化娱乐票  > 话剧歌剧  >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
分享到: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

演出时间:2016年11月11日 - 2016年11月12日
优惠活动:支持积分抵扣
票品支持: 人工在线选座人工在线选座 返积分返积分

演出时间:

演出价格:

购买数量:

1

当前选择:

请选择价格
公司支付宝账户
支付宝账户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
【时间】2016/11/11-12(五/六 FRI /SAT) 19:15 
【地点】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歌剧厅
【票价】480/ 380/280/180/80 元
【类别】戏剧歌剧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
四幕喜剧《海鸥》是契诃夫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它将契诃夫的创作历程栩栩展现,用爱情、用等待、用思念表达出生命的温暖。它曾被彼得布鲁克等当代最重要的导演搬上过世界各地的舞台。
 
原著 | 契诃夫
剧本翻译、改编 | 赖声川
舞台设计 | 赖声川 汪建松
灯光设计 | 简立人
服装设计 | 罗珺 梓君
音乐设计 | 赖声川 胡帅
平面设计 | 陈俊言
主演 | 剧雪 孙强 闫楠 菅韧姿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门票订票,话剧《海鸥》选座,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信息
剧情简介
在一个乡村的美丽湖滨,有一个少女妮娜,她幻想着舞台、荣誉、爱情、幸福。在她的心目中,人生也像这个湖、这个天空一样的美丽、迷人、充满着幻觉和梦想。同庄有一个初学写作的青年康丁爱上了她。康丁的父亲死了,母亲苏以玲是一个名演员,她带着名作家果林一块来到自己哥哥苏培德庄园休养。随后,妮娜狂热地爱上了果林,并到莫斯科去找他。而果林却是一个轻浮的人,他玩厌了妮娜,给她留下个孩子,然后抛弃了她。吃尽了苦头的妮娜终于回到了庄园,见到了康丁。
 
剧雪 中国电影女演员。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1991年毕业后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话剧团。曾参演影片《真诚的梦》、《百变神偷》、《烟雨情》等。1993年,剧雪主演影片《凤凰琴》,自然真实的塑造了一位民办教师的形象。该片获得1993年最佳影片奖,第十四届金鸡奖最佳影片奖;1995年她荣获第十五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2003年荣获第十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女演员奖;2004年获第二十四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奖;2006年获第七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2013年参演赖声川导演话剧《海鸥》中苏以玲一角。
 
孙强 影视演员。国家话剧院演员。90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
主要话剧作品:《如梦之梦》饰演5号病人A ;《思凡》《我听见了爱》。
主要电影作品:《中国月亮》
主要电视剧作品:《铁梨花》《春风沉醉的晚上》《红杏出墙记》《我亲爱的祖国》《乱世飘萍》 《凤在江湖》《欲望》《因为爱你》《康定情歌》《如此多娇》《茉莉花》《郑和下西洋》《所以》《执爱今生》《爱情海》。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
赖声川+契诃夫 大师的灵魂对话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门票订票,话剧《海鸥》选座,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信息
这是一次赖声川+契诃夫跨越百年的伟大的灵魂对话,让这些人性的荒谬、流传不朽的情感的戏剧力量成为大师间对于悲喜剧技能的彼此借鉴和呈现。

契诃夫是近代世界最伟大的文学家、剧作家,是中国当代戏剧文化中戏剧高度的典范。但是呈现和实现契诃夫本人对于他的作品的生动的喜剧能量是戏剧实践和创作中的一个极高难度的创作实践。赖声川导演将怎样的戏剧舞台呈现出当代主流人群对情感享受的需求。赖声川导演在排练的第一天,就他理解中的契诃夫做了如下的阐述(原声记录):
我在柏克莱求学时,有一整年的时间学校是做契诃夫戏剧。老师导,学生演,大家很努力,但是没有做出我期待的那种东西,观众会睡着。契诃夫的戏很容易就不好看,这是个谜。很多学者专家如同契诃夫自己一样,根本搞不懂契诃夫厉害在哪里。少数几个狂热分子觉得契诃夫伟大,我觉得我是少数非常理解契诃夫在干什么的。他做的革命,远远超过易卜生和斯特林堡。没有契诃夫就没有贝克特、品特。

契诃夫在模拟生活,他在创造另外一种生命体。他在一封信里面曾经写道:其实生活中我们不是每天谈恋爱和杀人。我们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吃饭和聊天,做无聊的事情。另一封信中写:为什么舞台上的事情不能表现生活中的事情?我们应该让他们一致才对。在我们吃饭或聊天中,我们没有想到我们的命运在另外一个地方被决定。我们某一个人的生活正在被巨大的改变,而他自己不知道。
话剧《海鸥》契诃夫的四幕喜剧门票订票,话剧《海鸥》选座,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信息
我的东西有非常多的契诃夫的东西,但是观众不容易找到。这里面有悲喜之间的很深的关联。悲剧和喜剧不是相反的,它们是一体的,其实很像。一个人极度高兴和极度悲伤的状态下到达那个程度是一致的,就是所谓忘我的状态。

1990我第一次翻译《海鸥》,在台北艺术大学排演,口碑都非常好。所有人都在问我改了什么,我怎么敢改契诃夫的剧本。我只是把它的背景改为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上海。观众的笑声很微妙也很残酷,契诃夫让你笑人性的弱点和人的愚蠢、错误的判断等等。他这方面有点残酷。

契诃夫带给我们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表演生活,观众为什么还要到剧场看戏。

微信号
移动站
企业QQ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