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首页 > 文化娱乐票  > 舞蹈芭蕾  >

青海民族歌舞剧团原创民族舞剧《唐卡》

青海民族歌舞剧团原创民族舞剧《唐卡》
分享到:

青海民族歌舞剧团原创民族舞剧《唐卡》

2018年11月19日

场次:

价格:

数量:

1

选择:

请选择价格
公司支付宝账户
支付宝账户

 演出介绍

 序

青海高原。辽阔无垠,遥远浩渺。
天际线深处一群高原人向我们走来。
人群中走出一排少女,婀娜多姿妩媚亮丽。
人群中走来一排年青男子,壮实健勇生机勃勃。
蓦然,行走着的男子和姑娘停住脚步回首凝望。
天际线上出现三个空间,每个空间分别凝固着一位不同时代的唐卡画师。
舞台另一侧,一位年青美丽的藏族姑娘走来。这是梅朵。
梅朵的出现,吸引着舞台上所有的目光追随梅朵的身影去向远方。
万物不语,风如颂歌。

 定格。

 第一幕

 前一世

 字幕:很久很久以前……

 1  高原盛会。

 金黄色的季节。
 鲜花盛开。溪水缠绕。经幡飞扬。
 在这片古老的热土上生息繁延了千百年的人们迎来了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高原盛会。

法师宣布: “煨桑” 开始。
一支盛装舞队向“煨坛”行进。
物件古老。气氛神秘。
“拉甲洛”的呼号声由远而近,在高原六月的天空回响。这是舞者和观者的共同心声:万能的神无往不胜!
“煨桑” 开始。松柏燃起,火光炽烈。

 数十名彪悍英武的藏族男子如骏马般奔腾而来。
男子们尽情忘我的舞着,如白雕展翅如白海螺旋转。男子们的舞步踏出了天地间的声响,展现出生命别样的舞动。
“唐尕西哈德”和“东尕也切”的呼喊声随着藏族男子的舞步此起彼伏,昭示着英武无畏的气势与吉祥幸福的愿望一同飞向青海高原一洗如碧的苍穹。

 男子舞之后依然是清一色的男子舞!这个舞蹈是一种象征人与高原雪山同在的生命姿态。

 之后,男女共舞开始了。
 一群随风若影的未婚女子飘然加入。
 立刻,年青的女子们就跳出了高原六月的五彩缤纷,就跳出了青海高原最本色的绚丽多姿,就跳出了生命的这一半对另一半的 渴望与呼唤。
他们相对逗趣,剑拔弩张。
他们共浴春光,交相辉映。
在高原六月的春风里,女子如春柳似春水。
在高原六月的溪水旁,男子如神鹰若俊马。
这群男女倾情舞出青海高原最动人的灿烂。

贵族少女梅朵出现了。梅朵从众多未婚的年青女子中脱颖而出。她翩翩起舞,明眸一笑,嫣然盛开。
全场刹那间一片宁静。
花草不再歌唱。
春光不再舞动。
万物皆在注目。
梅朵玉臂轻舒,欲揽雪山入怀;玉足轻点,花草含羞待放;她长袖写意,写出雪域高原的野性奔放;她随风描影,描绘出雪域高原的温婉娇媚;她洒脱绽放,挥洒出雪域高原短暂又恒久的艳丽。贵族少女梅朵宛若一枚独特的高原之花,飘洒出雪域高原神奇的幽香。

 人群中走出一位又一位贵族公子围绕着梅朵热烈起舞。
 他们张扬的舞着。
 他们高贵的舞着。
 他们骄傲又自信的舞着。
 他们对贵族少女梅朵的爱慕之意表现得淋漓尽致。
 梅朵却高傲淡漠,心若平湖。

 一队唐卡画师从容走来。
 他们走得庄重虔诚。
 气氛立刻就起了变化。
 梅朵收起了她那令人心动心慌的舞姿。
 贵族公子们不再放浪,不再高傲轻曼。
 画师队伍中的年青画师达杰默然无声地出现了。
 梅朵的眼眸中热烈地流淌出对达杰积蓄已久的爱慕,她忘情地对着达杰起舞。她舞得奔放抒情,舞得自由大胆,舞出动人心魄的高原之美。

 达杰被梅朵吸引,不自觉地走出画师队列,与梅朵双双对舞。
 梅朵和达杰舞得欲近却远,舞得热烈却克制,舞得含情脉脉又努力回避。

 远处传来号角声。号角声肃穆清冷。
 唐卡画师的队伍重新起步,向远处的寺庙走去。
 达杰回归到画师的队伍里。达杰随着队伍远去。
 梅朵恋恋不舍地追望着达杰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2  唐卡画室。

一队唐卡画师走进画室做绘画前仪式。
他们虔诚地净手,更衣,焚香,朝拜。
画师们虔诚地做完仪式走到各自的画架前提笔作画。
年青的画师达杰面对着自己的画架却久久难以落笔。
恍然间,达杰看见画布上出现了贵族少女梅朵的脸庞。
达杰不可思议,生气地用力推开面前的画架。
贵族少女梅朵竟婷婷玉立在他的面前。
刹那间,达杰手足无措目光凝固。
梅朵手捧一束西碟花,眼眉含笑。
达杰欲绕开梅朵去作画。梅朵拦住达杰的去路。
达杰伸手要接梅朵手里的西碟花。梅朵却不给。
达杰懂得梅朵的无声之语难以平静狂跳的内心。
梅朵脉脉含情地望着达杰,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一具唐卡画架隔档在达杰和梅朵中间。达杰和梅朵隔着画架左冲右突,欲进还退,却始终不能愈越那具唐卡画架。
终于,达杰走向画架拿起了画笔。
终于,梅朵只是远远地凝望达杰。

那一排作画的画师不知何时散去了,只留下达杰和梅朵,他们分别置身于两个相隔的不相同空间。
在达杰的空间里,达杰始终面对着画架画布专注地作画。在梅朵的空间里,梅朵不停地痴痴地研磨着西碟花。俩个人不同的动作渐渐化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固定姿态,成为一种恒久不变的表达。

一排高耸的转经筒耸立在梅朵和达杰的身后。

梅朵开始转动经筒,她的脚步轻盈欢快,婀娜的少女身姿与成排的转经筒构成动人的充满青春活力的画面。
转经筒沉默地转动着,当梅朵从转经筒一侧推到另一侧转出来的时候,已经成了一位中年妇女。
中年梅朵继续推动着转经筒,她的脚步从容成熟,不再轻盈欢快。
转经筒继续无言地转动,再从转经筒一侧出来的梅朵已是年迈的老妇。老年梅朵脚步迟重,再没有青春的轻盈欢快。

高耸的转经筒继续沉默转动着。
岁月在梅朵和达杰的身后流逝。
四季在梅朵和达杰的四周更替。
粉红色的桃花雨飘然落下,洒在天地之间,洒在达杰身上,洒在梅朵身上。
梅朵又在痴痴地研磨西碟花了。
达杰仍在专注地画着他的唐卡。
粉色的桃花雨化作白茫茫的雪花。雪花飘然落下,洒在天地之间,洒在分处两个空间的达杰和梅朵身上。

沉默的转经筒终于停下来的时候,梅朵放下研磨西碟花的工具,吃力地直起身,走向达杰的画架画作。此时的梅朵已经从美丽高贵清傲热情的贵族少女变成了只身孤影的苍凉老妇。
梅朵走到达杰身旁。达杰默默地抬起头望着梅朵。梅朵把捧在手里的西碟花汁递给达杰。达杰把西碟花汁点画在那幅唐卡上。我们看见一幅不凡的唐卡作品由此诞生。
梅朵向这幅耗尽了他们俩个人整个生命的唐卡作品拜了拜,独自向天边走去。
达杰望着从前的贵族少女梅朵苍老的背影,欲行欲追,却已经老得迈不快脚步只能蹒跚着尾随而行了。

远处传来沉重的,枯躁的,恒久不变的打嘎声。
雪花又开始飘落,渐渐染白了俩个相距而行的老人的背影。

  第二幕
  又一世

  字幕:过了很久……

  1  殿堂内外。

  殿堂内。

  一盏酥油灯被点亮。
  一行酥油灯被点亮。
  一排画师端着燃亮的酥油灯行走在殿堂。

  青年的画师嘉措盘坐在殿堂的一幅唐卡前,入神地守望着墙上的唐卡。这是前一世传下来的唐卡,其中珍藏着达杰和梅朵的身影以及他们的故事。
渐渐地,嘉措看见梅朵的身影浮现在眼前的唐卡中,梅朵正如年老的画师们在传说中描绘的那样:芳华少女,贵族气派,美若天仙,如诗如歌。
梅朵在唐卡中向他走来,端庄而典雅。
嘉措朝圣般仰望在唐卡中走来的梅朵。
嘉措站起身迎着梅朵。梅朵似在向他传递着某个信息。嘉措突然预感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嘉措万分急切地向唐卡画中的梅朵询问:你要告诉我什么?将要发生什么?嘉措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梅朵在画中舞蹈起来,她的舞蹈急切如焚。

  远处隐约传来纷杂的人声,若隐若现。
那个声音渐趋强烈,似乎还有马蹄的踩踏声传来,一阵紧似一阵。

  嘉措蓦然领悟到梅朵传递的信息:唐卡!眼前这幅唐卡将要遭遇大灾大难!也就在嘉措顿悟的这个转眼即逝的瞬间,唐卡画中的梅朵消失了。

  殿堂里成排的酥油灯的火苗开始不安地摇晃。
  酥油灯映照出的阴影在殿堂墙上猛烈的晃动。
  倾刻之间殿堂里的经幡和唐卡统统摇晃起来。

  喊叫声逼近。
  雷电声渐强。
  风雨声响起。
  终于灾难来临了。
  嘉措本能地转身冲向殿堂大门。

  殿堂外。

  人们拼命奔逃。
  狂风暴雨横行。
  嘉措不知所措。
  大火烈焰。
  雷声轰鸣。
  突然间火光燃起,迅速映红了殿堂。
  金色的殿堂在熊熊燃烧的火光中摇晃。

  还是那支神奇的旋律在空中奏响。
  嘉措冷丁想起:唐卡!那幅极为珍贵的唐卡!
  熊熊火光中的殿堂已经残破,横梁立柱将倾将倒。
  嘉措没有犹豫不顾一切地回身冲向燃烧中的殿堂。
  一个逃亡的画师拉住嘉措,阻止他重回死亡的火焰。
  嘉措双手合十,拜别画师,毅然冲进燃烧中的殿堂。

  殿堂内。

  殿堂内已经烈火熊熊浓烟滚滚。
  殿堂粗大的横梁燃着大火砸落下来。
  殿堂高耸的立柱欲倒将倒芨芨可危。
  嘉措不顾一切地跃过一堆又一堆烈火寻找那幅唐卡。

  终于,嘉措看见浓烟烈火中那幅唐卡还完好地挂在墙上。烈火在它四周猛烈的燃烧。浓烟在它前面一阵更紧一阵的翻卷。墙体在它身后一片片倒塌。唯独那幅唐卡还顽强地坚持着毫发无损。嘉措双手合十,垂首含目,暗自心语:这是一种伟大的神奇!
嘉措冲上前,抢下挂在墙上的唐卡,脱下藏袍包起唐卡,背在身上,逃出殿堂。
殿堂在嘉措身后轰然倒塌。

  2  青海雪域。

从远处望去金色的殿堂已经葬身火海。

大火仍在燃烧。
人们仍在奔逃。
嘉措背着唐卡拼命奔逃。
灾难如洪水般追赶嘉措。
嘉措爬上高山。
嘉措穿过草丛。
灾难依然紧随。
嘉措带着那幅唐卡逃进一片树林。

树林里,嘉措终于跌倒在草丛中。
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火光烈焰远去了。
雷鸣暴雨消逝了。
唯有花叶在飘落。
唯有微风在歌唱。

嘉措试图站起身,却已经难以做到了。
嘉措知道自己走到了生命的终点,他紧紧抱着唐卡祈盼佛祖保佑。
风从耳畔吹过。
天地渐渐远去。
嘉措看见天边飘来一片白云,白云衬托着一位仙女。

牧羊女梅朵赶着羊群来到嘉措身旁。
羊群如同飘浮的白云。梅朵好似白云带来的仙女。

嘉措示意牧羊女梅朵取下背在他身上的唐卡。
牧羊女梅朵看见染了血迹的藏袍包裹的唐卡。
嘉措用尽最后的力气把目光投向唐卡。
牧羊女梅朵会意地展开唐卡挂在树上。
嘉措仰望唐卡,微笑着闭上眼睛,放心地去向远方。

部落里的人们纷纷来了,梅朵和他们架起柴堆,燃旺火焰,把嘉措高高举起送向天堂。

雪山溪水。
牧羊女梅朵洗净双手,收起唐卡,背在身上。
在高原的阳光下,牧羊女梅朵背着唐卡,赶着羊群,朝天边走去。

  第三幕
  这一世

  字幕:不知道过了多久……

  1  画室。

  年青的藏族油画家才让在画室作画。

  这是一间当代气息强烈的油画工作室:
  色块黑白分明;
  线条杂乱锋利;
  画作随意摆放。
才让点燃一盏酥油灯,虔诚地照亮一幅尚未完成的油画作品。显然,才让对这幅还在创作中的作品不满意。他放下酥油灯,微弱的光亮照耀着画作一角。
又一盏酥油灯在才让手里点燃。酥油灯照亮一幅同样未完成的油画。才让仍不满意,他放下酥油灯走向另一幅画作……
酥油灯一盏接一盏地在才让手中点燃。才让的动作越来越快,情绪越来越焦虑,酥油灯照亮的全是未完成的油画作品。
油灯闪烁,明暗交映,光影杂乱。
终于,才让驻足在一幅油画前。这是一块硕大的画布,画布上一位藏族老妇叩着长头去向远方。
老妇虔诚。
路途遥遥。
岁月悠长。
风景无边。
 才让沉思着。他宁静下来,踱步思忖,环顾四周。稍倾,他在一幅人物肖像前停住踱步。
 这是一幅藏族青年男子的头像:硬朗的鼻梁线条,深刻而明亮的眼眸线段,浓密的刀眉,飞卷的黑发,只是这幅画还只有粗狂的线条只有初浅的构图,因而显得有点空旷和宽泛。才让烦燥地推开画架,画布上的藏族男子闪出画面。
画中的男子骤然起舞。
才让凝神沉思默然不语。
这是两个不同情景中人物的心灵对话。
片刻,才让走向另一幅画作。藏族男子回归画布。

  摆在才让面前的画作同样只有几笔粗线条,勾画的是一位藏族老阿妈。画中的藏族老阿妈迎着才让走出画布,手里转动着一只 金色的转经筒。才让仰望转经筒不语。
老阿妈专注执着,转经筒轻声作响。
老阿妈重归画作中,转经筒不再摇响。

  才让来到一幅悬在半高处的画作下面。画布上是一位汉族男年青,男年青的脸部胸部已经有了几抹淡淡的色彩。才让仰起面孔。汉族男青年立刻在半高处舞动起来,那是一种非常强烈的现代舞蹈。才让转身离开。汉族男青年立刻凝固在画布上。

  才让无可奈何地跌坐在一把椅子里,目光落在一幅完成了大半的油画上。那是一幅年轻的藏族女子半身像,鲜艳亮丽的色彩有 点不同凡响。
才让冲动地冲到画作前。
才让冲动地抓起画笔。
才让冲动地泼洒色彩。
画布虚幻了,画布上年轻的藏族女子走了出来。
恍然间,这位年轻的藏族女子竟是梅朵。是很久很久以前那位贵族少女梅朵,是很久以前那位牧羊女梅朵。
才让与眼前的梅朵对视着,才让不再只是冲动,他热血奔腾,他激情如火,他情思若潮,他和从前的梅朵隔空对舞。可是仅仅只有几个瞬间,从前的梅朵便静止在那幅未完成的画作中。
才让突然间有了感悟,才让扔下画笔,抓起背包画夹,冲出油画工作室。

  2  高原牧场。

一队美丽的藏族姑娘背着背筐从雪山走来。
才让看见背筐里的西蝶花向姑娘们打招呼。
姑娘们害羞地躲闪着年轻画家火热的目光。
唯有一位姑娘大大方方地走出来应答才让。
这是当代梅朵,酷似很久很久以前的梅朵。
才让和当代梅朵开始了一段默契的舞蹈,仿佛前世有缘寄语今生。默契的对舞勾通了当代梅朵与才让的心灵,才让随着当代梅朵去向远方。

远方。
恍然是曾经的高原盛会场景。
却又明明在当代在今生今世。
当代梅朵领着才让走来,他们遇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青年唐卡画师达杰。
达杰搬出一幅古老的唐卡画。
这是一幅精致美丽的绿度母。
才让仔细审视着这幅绿度母,失望地表示这不是他要寻找的,他要寻找的唐卡不是这幅绿度母。
从前的达杰消失了。眼前的绿度母消失了。

远方。
恍然是曾经的那片雪山树林。
却是当代的梅朵和才让走来。
他们遇见了很久以前的唐卡画师嘉措。
嘉措虔诚地推出一幅古老精致的白度母。
才让感受不到从前的惨烈与痛苦,感受不到马蹄声碎血染花红,他没有寻找到梦想中的唐卡画。
嘉措与白度母瞬间不在,四周呈现出众多的唐卡画。众多的唐卡画铺天盖地狂放地铺展开来,却依然没有点燃才让的灵感火焰。

远方。
才让精疲力竭。
才让几乎绝望。
所有的唐卡早已退去,天地一洗如碧空旷悠远。
梅朵从天际线走来,双手捧着一轴唐卡。那幅唐卡被一件藏袍紧紧包裹着,那件藏袍上染着点点血迹。
才让被一种从未有过的灵感驱动着,他兴奋地冲向梅朵,扑向梅朵捧着的唐卡。他看见了一闪即逝的灵光,整个舞台连同整个世界在飞速的旋转:
青海高原迎面扑来;
高原牧场迎面敞开;
金色殿堂迎面展现;
成排成行的酥油灯笼罩着天地。
梅朵走在洁净神圣的青海高原。
梅朵走在辽阔无垠的高原牧场。
梅朵走进庄严肃穆的金色殿堂。
梅朵走进酥油灯构筑的虔诚境界。

梅朵面朝苍天大地,背对云云众生。
梅朵打开那件尘封的染着血迹的藏袍。
梅朵打开层层金黄色正红色的绸缎包裹。
蓦然间就一片灿烂!
我们看见一幅巨大的唐卡画出现在天地之间。一阵祥和的音乐响彻洪宇,飞天乐使踩着祥云飞来。花开了,鸟儿也在歌唱,唐卡画中所有的景象都动起来了。在立体的动感的唐卡中,我们仿佛看见了梅朵美丽的笑容,看见了一代又一代唐卡画师们的风骨与风采。
三生情不变,世世缘未尽。
我们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唐卡画展现出的无限恢宏博大、无限神圣神秘的召示。

上一篇:2018 INNERSECT 国际潮流文化体验展
下一篇:久石让-九把大提琴月光星愿作品音乐会

微信号
移动站
企业QQ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