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首页 > 文化娱乐票  > 音乐会  >

【常年】水乐堂(朱家角)谭盾《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2021实景音乐【出票中】

【常年】水乐堂(朱家角)谭盾《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2021实景音乐【出票中】

【常年】水乐堂(朱家角)谭盾《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2021实景音乐【出票中】

2021.04.10 - 12.25

场次:

更多

价格:

数量:

1

选择:

请选择价格
公司支付宝账户
支付宝账户

演出公告:水乐堂(朱家角)谭盾《水乐堂 · 天顶上的一滴水》2021年售票中
实景音乐:谭盾《水乐堂 · 天顶上的一滴水》19:00/18:30(以日落时辰而定) 
票价:180、280、380、580、880元
场馆:水乐堂(朱家角西井街漕港滩3号)(内容介绍有交通信息)

主办: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政府
制作:上海听音寻路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如您所悉】:受疫情影响,上海本地场馆或您所在地,疫情防控政策可能影响您的出行安排或演出的入场检验要求。(若)因疫情防控、无票售罄、不可抗力影响导致退票的,支持退回票款(不收手续费)。(若)因疫情等不可抗力取消停演产生的飞机火车票住宿差旅餐饮等费用则需要本人承担。(若)有票可售、无疫情防控等情况下不支持退换票,敬请惠知!
水从河上流到屋里,观众围坐的一池水面,那就是“水乐堂”的舞台。 
在江南古镇的老宅里,你听到,天顶上的一滴水引出禅声与巴赫;
你看到,水摇滚与弦乐四重奏的撞击,还有琵琶的轮音与人声的吟唱…… 
在水乐堂里,音乐是看得见的,而建筑也是可以演奏的乐器。
谭盾 实景水乐·流动建筑 
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 

天顶上的一滴水(观众入场就坐)
第一幕 禅声与巴赫
Ⅰ. Dialogue of Monks and Bach
第二幕 水摇滚
Ⅱ. Water Rock and Roll
第三幕 弦乐四重奏与琵琶
Ⅲ. String Quartet and Pipa
第四幕 四季禅歌
Ⅳ. Four Seasons of Zen
全剧演出共63分钟。演出时间:19:00(11月开始18:30)
The show lasts approximately 63 minutes.
水从河上流到屋里,观众围坐的一池水面,那就是“水乐堂”。
在江南古镇的老宅里,你听到,天顶上的一滴水引出禅声与巴赫;你看到,水摇滚与弦乐四重奏的撞击,还有琵琶的轮音与人声的吟唱……在水乐堂里,音乐是看得见的,而建筑也是可以演奏的乐器。A stream of water flows into the hall forming a pool. The pool of water is surrounded by the audience and from it emerges the stage of Water Heavens. In this ancient house, a drop of water falls through the oculus from high above and up rises the music dialogue between Zen and Bach. Water Rock and Roll dances with a string quartet and pipa joins together with Buddhist chanting. In Water Heavens, music can be seen and architecture can be heard.


因疫情防控等因素可能会出现调整演出时间以具体文广出票系统为准,如遇变更,会另行通知购票者。
售票状态:售票中。可先电话咨询余票。若遇疫情、售罄、延期、取消可换可退。演出内容以现场为准。
门票方式:电子票发送手机(现场取票)。纸质票发顺丰快递(运费到付)。具体方式以出票系统为准。
订票类型:个人订票(微信公众号:都市票务);单位团体订票:公对公银行转账,开增值税普通发票。
经营资质:公司经营范围含票务代理业务,行业资质营业性演出许可证,从业人员持演出经纪人资格证。
请您留意:演出可能分时间场次,请您酌情选择购买。票品无票退款,有票出票。出票后不支持退换票。
购票须知:0.票品为非联网售票项目,支付成功后,并不代表订单完成,以最终是否出票发货确认为准。
1.因票品具有唯一性、时效性等特殊属性,非活动变更、延期取消、票品错误等原因外,不提供退换票。
2.请您保存好购买到的实体票票品或电子票手机信息,因演出票特殊性遗失不补,且无法挂失,请见谅。
3.购票时请您务必仔细核对并谨慎下单;如您下单付款,视作同意并接受上述购票须知的服务内容要求。

谭盾《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室内实景图
水从河上流到屋里,观众围坐的一池水面,那就是“水乐堂”的舞台。
在江南古镇的老宅里,你听到,天顶上的一滴水引出禅声与巴赫;
你看到,水摇滚与弦乐四重奏的撞击,还有琵琶的轮音与人声的吟唱……
在水乐堂里,音乐是看得见的,而建筑也是可以演奏的乐器。
如何去青浦水乐堂看演出地铁交通线路

本着只做上海服务全国的宗旨,为每位挑选座位,体验文化乐趣,好友高兴亲朋开心。
温馨提示:亲爱的观众,疫情期间演出座位销售控制,现场请听从场馆工作人员安排。
长按二维码:识别公众号微信查询购票。微信订票手机扫一扫【或按住二维码自动识别二维码】下单更快捷
微信订票手机扫一扫【或按住二维码自动识别二维码】下单更快捷

座位区域图:仅供参考以实际出票为准。

谭盾《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票价座位图:手机下单,付款购票。当天下单,可现场取票。
谭盾《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门票票价座位图
谭盾《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票价座位图

——张国勇《“水乐堂”的魔咒与中国音乐教育》

【上海站】谭盾《水乐堂 · 天顶上的一滴水》 

杨澜对话谭盾 《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

杨澜:实景水乐《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也邀请了河对岸圆津禅院的僧人参加演出?

谭盾:朱家角的圆津禅院和水乐堂隔河相望。水乐堂演出时,正是僧人做“晚课”的时辰。水乐堂的两层结构展现了上层木质“明豪斯”和下层钢结构“包豪斯”的极简禅思,也把室内变为室外,室外变为室内,把心灵环境带入水乐堂。流进、流出水乐堂的河水是连接彼岸的禅声和室内观众心声的声音桥梁。只有听到彼岸的禅声时,“建筑音乐”的实景水乐才能有机的和观众分享。

杨澜:听起来这是一出视觉的声音戏剧,美极了。您的“建筑音乐”概念和您的“有机音乐”之间有何联系?水乐堂为何建在上海青浦的朱家角,而不是纽约、威尼斯?

谭盾:我的“建筑音乐”来源于上海水乡朱家角的人情、水景和古老的圆津禅院对我的影响。我首先要感谢青浦区人民政府,是他们邀我来这里采风,看江南水乡老宅,听水上人间。我深深地被这里的一切感动,决定把对老民居建筑的传承,及对古老音乐文化的抢救融到一个“建筑音乐”新创作中去。

杨澜:“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音乐是流动的建筑。”您的东方“明豪斯(Minhaus)”与西方“包豪斯(Bauhaus)”理念是否也引伸了您的“禅声与巴赫”的音乐碰撞?

谭盾:我有一天在朱家角的河上,听到河对岸圆津禅院的僧人吟唱,美极了。宁静中我有了一种幻觉,好像听到了音乐圣人巴赫在唱歌。这种“天人合一”、“东方与西方”的幻觉,成全了我决定把建筑和音乐溶于“水乐堂”的想法。于是我找来矶崎新工作室驻华首席设计师胡倩和高桥邦明。我说要把河水引入屋里,再流出去,观众和演出者犹如获得洗心的经历。

杨澜:这次你不只是把河流当琴弦,我也想知道你是如何把建筑当乐器的。

谭盾:演出开始的“钢铁摇滚”是敲击水乐堂的钢梁和铁梯,由中引出了彼岸圆津禅院禅颂。接着弦乐四重奏奏出巴赫,由水乐堂的水面地板发出的水摇滚回应。天顶被胡倩小姐设计成了一个“水琴”乐器,水滴从天而降时,如同一个巨大的交响乐队,正如陶渊明所说“大音自成曲,但奏无弦琴。”

杨澜:也就是说实景水乐《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是建筑也是音乐?

 

谭盾:是的。把音乐当建筑看,把建筑当音乐听,这就是水乐堂。

 

朱家角是距上海40公里的一个江南小镇,近年来作为旅游资源的开发项目逐步进入人们的视线。最近朱家角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媒体上,因为作曲家谭盾的创意创作“水乐堂”在此地上演。

水乐堂坐落在河边的一幢改装过的农舍里。一进大门,笔者便立刻被室内大胆的布局设计所心音。依着高大玻璃落地门的舞台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在夜色中隐约与户外的河流融为一体。而这一由内至外的延伸使“水”有了更宽泛的含义,也为接下来的演出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道家哲学的具体象征就是“水”,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用水营造浩瀚博大的思想境界,而后方能对找出个人的渺小。中国人说游山玩水,一个“玩”字寓意颇深、充满哲思。谭盾是一位颇具哲学思辩的作曲家,善于从日常活动中提炼出令人感动的意义。玩得高、玩得深。历时一个小时的演出中最打动人的是巴赫与禅宗的对话。在娟娟流水叮咚声的背景下,弦乐四重奏奏出纯净的巴赫柔版,落地玻璃门徐徐开启,灯光簇拥下,远方黑暗中突显古刹一座,僧人的吟唱伴随着灯笼的摇曳从远处传来。此时此刻,空气都产生了神奇的流动,两种截然不同的音响效果交织在一起,架起了天、地、人之间沟通的桥梁,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使我不由得眼眶湿润,因为庄重的巴赫从来没有像此时这般美妙而打动人心;玄秘的禅宗也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圣洁超然。当对话在审美过程中生成时,每一个音符、每一声经文、每一滴水声以及每一个人的思绪都融为一体。怎一个美字了得!谭盾的魅力彰显其中!
水乐堂——青浦区西井街漕港滩3号谭盾声音博物馆内(近圆津禅寺)
自驾车:延安高架->G50沪渝高速(原A9)->朱家角出口->朱枫公路至课植园路右转->课植园停车场
公交线路:
1)地铁二号线至徐泾东站,再转“朱徐线”至朱家角汽车站下。
2)沪朱高速快线(普安路金陵路上车,直达朱家角)。
3)沪朱专线
座位图为非实时座位图,是否有票及剩余座位情况请先电话021-62132377

 实景水乐·流动建筑 谭盾 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
朱家角是距上海40公里的一个江南小镇,近年来作为旅游资源的开发项目逐步进入人们的视线。最近朱家角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媒体上,因为作曲家谭盾的创意创作“水乐堂”在此地上演。  
水乐堂坐落在河边的一幢改装过的农舍里。一进大门,笔者便立刻被室内大胆的布局设计所心音。依着高大玻璃落地门的舞台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在夜色中隐约与户外的河流融为一体。而这一由内至外的延伸使“水”有了更宽泛的含义,也为接下来的演出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道家哲学的具体象征就是“水”,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用水营造浩瀚博大的思想境界,而后方能对找出个人的渺小。中国人说游山玩水,一个“玩”字寓意颇深、充满哲思。谭盾是一位颇具哲学思辩的作曲家,善于从日常活动中提炼出令人感动的意义。玩得高、玩得深。历时一个小时的演出中最打动人的是巴赫与禅宗的对话。在娟娟流水叮咚声的背景下,弦乐四重奏奏出纯净的巴赫柔版,落地玻璃门徐徐开启,灯光簇拥下,远方黑暗中突显古刹一座,僧人的吟唱伴随着灯笼的摇曳从远处传来。此时此刻,空气都产生了神奇的流动,两种截然不同的音响效果交织在一起,架起了天、地、人之间沟通的桥梁,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使我不由得眼眶湿润,因为庄重的巴赫从来没有像此时这般美妙而打动人心;玄秘的禅宗也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圣洁超然。当对话在审美过程中生成时,每一个音符、每一声经文、每一滴水声以及每一个人的思绪都融为一体。怎一个美字了得!谭盾的魅力彰显其中!
————张国勇《“水乐堂”的魔咒与中国音乐教育》
谭盾 实景水乐·流动建筑 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
杨澜对话谭盾 《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 
杨澜: 实景水乐《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也邀请了河对岸圆津禅院的僧人参加演出? 

谭盾: 朱家角的圆津禅院和水乐堂隔河相望。水乐堂演出时,正是僧人做“晚课”的时辰。水乐堂的两层结构展现了上层木质“明豪斯”和下层钢结构“包豪斯”的极简禅思,也把室内变为室外,室外变为室内,把心灵环境带入水乐堂。流进、流出水乐堂的河水是连接彼岸的禅声和室内观众心声的声音桥梁。只有听到彼岸的禅声时,“建筑音乐”的实景水乐才能有机的和观众分享。
杨澜: 听起来这是一出视觉的声音戏剧,美极了。您的“建筑音乐”概念和您的“有机音乐”之间有何联系?水乐堂为何建在上海青浦的朱家角,而不是纽约、威尼斯? 
谭盾: 我的“建筑音乐”来源于上海水乡朱家角的人情、水景和古老的圆津禅院对我的影响。我首先要感谢青浦区人民政府,是他们邀我来这里采风,看江南水乡老宅,听水上人间。我深深地被这里的一切感动,决定把对老民居建筑的传承,及对古老音乐文化的抢救融到一个“建筑音乐”新创作中去。
杨澜: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音乐是流动的建筑。”您的东方“明豪斯(Minhaus)”与西方“包豪斯(Bauhaus)”理念是否也引伸了您的“禅声与巴赫”的音乐碰撞? 
 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
谭盾:我有一天在朱家角的河上,听到河对岸圆津禅院的僧人吟唱,美极了。宁静中我有了一种幻觉,好像听到了音乐圣人巴赫在唱歌。这种“天人合一”、“东方与西方”的幻觉,成全了我决定把建筑和音乐溶于“水乐堂”的想法。于是我找来矶崎新工作室驻华首席设计师胡倩和高桥邦明。我说要把河水引入屋里,再流出去,观众和演出者犹如获得洗心的经历。
杨澜: 这次你不只是把河流当琴弦,我也想知道你是如何把建筑当乐器的。 
谭盾: 演出开始的“钢铁摇滚”是敲击水乐堂的钢梁和铁梯,由中引出了彼岸圆津禅院禅颂。接着弦乐四重奏奏出巴赫,由水乐堂的水面地板发出的水摇滚回应。天顶被胡倩小姐设计成了一个“水琴”乐器,水滴从天而降时,如同一个巨大的交响乐队,正如陶渊明所说“大音自成曲,但奏无弦琴。”
杨澜: 也就是说实景水乐《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是建筑也是音乐? 
谭盾: 是的。把音乐当建筑看,把建筑当音乐听,这就是水乐堂。 

 

上一篇:RAIN王者归来2015-2016THE SQUALL亚洲巡回演唱会上海站
下一篇:《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

微信号
移动站
企业QQ
微博